egg

天使蛋

我心中的云之凡和他,是真的在不了一起的恋人,最后,她说,我先生人很好的,是迈不过自己心里的那条线,我觉得,她不应该回头,不应该回来拉他的手,她那么孤独的立在那里,然后哭,然后泪爬满了脸,然后,走掉,头也不回。
但,怎么能是绝情?
她的深情,已经留在了几十年的时间里,留在了上海,留在了台北病房。
不可能的,一切都不可能的,这才是她的暗恋。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