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gg

天使蛋

【黑豹/豹玫瑰】【授权翻译】strange bedfellows(1/?)

来看!!!我们温柔强大的豹豹!!!我优秀的鲸鲸!

傲寒404:

Strange Bedfellows/奇怪的同床异梦者*



  • 作者:ApprenticeofDoyle


  • 原作链接:英文原版


  • 分级:Mature成人级


  • 授权书:




  • 译者/你们鲸写在前面的话:




  1. 译者小学三年级英语水平,No beta!We die like men.

    第一次扫到本文时译者忍不住拍案叫绝,笔者用情之细腻辞藻之华丽,实属外网豹玫瑰之罕见。读英文原版更能体味笔者文中之妙。

    译者认为加注往往比翻译更耗时,所以简化了该工作。若有差错,请海涵。



  2. 涉及电影剧透。偏正剧。

    笔者原文8000+单词,标注Chapters:2/?,如有后续,译者或继续跟进。



PS.双更了!本来想设置到13号定时发送的,可是突然想到这样做又有什么意义呢!所以发!立刻发!我现在就发掉它!!!!










梗概:



“瓦坎达不能继续藏匿于阴影之下了。是时候让我的子民参与这个世界的其他部分了。”他转过身,漆黑的眼中闪过一丝顽皮。 


“我希望你能参与其中。”


罗斯无力地挑眉,惊讶的说,“我?” 他问,“你需要我做些什么?”


提恰拉微笑。


“我们需要……一位代表。”




没人敢说把瓦坎达介绍给世界其他国家是件容易的事。但是同样也没人敢说,它会就这样发生了。



 








----------------


第1章:终曲






 


概要:



随着Killmonger的出现①,T'Challa迈出了将自己国家带入全球舞台的第一步。





 


他把这具曾经是自己表弟的尸体抱在胸前②,转身离开了瓦坎达的日落。这具身躯依旧残存着些许温热,那些生命的余温、已停止流动的血液的余温。而这样一具充满肌肉和力量的身躯,却比T'Challa想象的要轻的多。他走入电梯,到达地面,带着Erik来到陆地的另一边。③


在那里,他的人民正在等待着他,战事已经结束。M’Kabi站在Okoye身旁,一副正在欢迎他的景象;Dora Milaje和瓦坎达的勇士站在一起。 Jabari也站在旁边看着,眼睛里氤氲着白色的水雾④。他们用目光沉默的追随着他。他们一直在等待着他。只有掉落在地上的盾牌和剑证明了刚才发生的战斗。落在地上的盾牌,剑和瓦坎达的鲜血


“我们会埋葬他,”T'Challa说。他的声音低沉而有力。这是国王的声音。


没有人质疑。


 


* * *


 


葬礼很短。他们把Erik和他们的祖先、他的父母亲埋在一起。⑤这是埃里克的亲属。


“愿你在天堂上能找到我们的同伴,”T'Challa用他们的母语——瓦坎达语轻声说道,Shuri、Okoye和Nakia哼着神秘的话语,瓦坎达子民们的声音在夜幕下快速地流逝。 “希望你可以找到自己的平静,Erik,T'Chavake之子,N'Jobu之子。”


他们用瓦坎达的土壤掩盖了他的遗体,T'Challa为这片土地祈福⑥。墓碑是他用振金爪子雕刻出Erik这个名字在上面的刺槐木。他很快就会带着更好的墓碑回来,但现在,这就算是他的墓碑了。


在不远处,他们在 Dora Milaje这个神圣的土地上做了另一个给shiya的墓地,用雨花石仔细做出的墓碑。奥科耶亲吻着柔软的大地,低声地祝福,她所说的话是及时T'Challa也没有资格知道的。


在建好两个墓碑之后,T'Challa站立在原地,他的眼睛向星星望去,而后回头看着他的子民。他们一如既往地安静地凝望着他。等待他开口。


“他在哪里……”人群中缺少了一张面孔, “Ross在哪里?”


Shuri皱起了眉头,眼中的那份庄重迅速地变成了慌乱,并且逐渐意识到,“我......他之前在实验室里。我听到他说自己击落了最后一艘飞船,然后我告诉他快跑——“T'Challa看着他的妹妹越说越快,忍不住向前走了几步,“他的电子芯片熄灭了,我之前以为这是爆炸造成的,我以为他已经顺利的解决了一切——”


T'Challa没有继续听下去。他开始奔跑,Shuri追在他身后。


* * *


他越过了她飞船的俯冲⑦,然后跳过了电梯,毫不犹豫地跳入振金的底下矿井中。从几英里之外瞄准了Shuri实验室破碎的窗户,他用磁桥将自己直接送入其中。实验室的内部被烧焦,充满了子弹和燃烧设备的残骸,他很快找到了Ross。实验室内部被烧焦,充满了子弹和燃烧设备的残骸,他很快找到了Ross。


他像是被随意丢弃到翻到的工作下面去了,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。他苍白的皮肤被烟雾给染黑。 T'Challa能看到一块儿黑色的渍迹正从他浅灰色的瓦坎达套头衫里慢慢扩散⑧,就在他臀部的右上方。他的左手在身下蜷缩成一个笨拙的角度。整个人完全静止。


T'Challa冲到他身边,靠近他的膝盖。他轻轻地伸出手,但是只放到了男人肩头的上方,并没有真正的触碰。他的手在颤抖。他没有——他不想来的太迟,他已经埋葬了他的两位子民,他不能再埋葬一位朋友——


“Ross,”他喃喃低语着,尽量不去想他最后对他说了些什么?不去想他父亲那一半被掩埋在冒烟废墟下的尸体,他没办法——


氧气嘶嘶地从嘴唇里流过,Ross呼吸着,头轻轻地在地板上移动,T'Challa长叹出一口气,整个人都快软下来了。他在脑中祷告着,然后再次触摸这个男人,检查他的伤势——


“你他妈到底在干什么?”Shuri嘘气的的声音响起,看起来和他一样如释重负了,但是同时看着他就像是看着个白痴。 “别动他,白痴!他可能已经伤到了脊柱!“


“我没有—— ”T'Challa抗议道,Shuri发出愤怒的嘘声⑨。她来到另一个工作站,拼命找着什么东西,在T'Challa身下,Ross的呻吟重新掌控了他的注意力。


“噢。”Ross咳嗽。 “噢,见鬼。”鲜血涌出,血珠在他的嘴角穿连成线, “噢。”


“别动,Agent Ross,”T'Challa一边低声地说着,一边靠得离那个男人更近,但是因为Shuri的愤怒而很小心地注意到不要触碰到他,“你会没事的。 Shuri和我会照顾你的。“


“再一次的?”Ross问道,他的声音破裂的厉害,像蒙了一层灰。蓝眼睛闪烁着,他的视线恍惚地落在T'Challa身上,⑩“我甚至还没为第一次而感谢你们。”


T'Challa笑着说,“也许我们可以办张会员卡。你的第十次手术免费。“


Ross因为笑容再次咳嗽了起来。他的眼睛随着笑容微微发亮,因疼痛朦胧不清。“那……那是个笑话。你又开了个玩笑。在我的费用上开的玩笑。啊。你是个有趣的人,殿下。”


“正确的头衔应该是陛下,Agent Ross,”T'Challa说,尽管他自己已经露齿而笑了。


“抱歉,陛下。可能是因为肋骨碎了,陛下,有点分散注意力。“Ross轻哼着说,他可怜兮兮的试着坐起身,但T'Challa在他努力的时候向他摇了摇头。


“Shuri,”他恼火地说。


“我正在努力,”她说。


“别乱动,Ross,”T'Challa说着,眼睛焦灼地盯着男人眉上的汗水。


“我——我不是在我们第一次见面时候说过你可以叫我Everett的吗?你可以那样叫我。”“尽量不要动,Everett,”T'Challa干巴巴地说。小特工又笑了起来,呼吸中的喘息愈重。


“这样也算作移动。”⑪


“对不起,陛下。”


Shuri带着扫描仪和急救箱再次出现。她在他身上使用着仪器,并熟练地阅读出数据。 “又有一个破碎的白人要我来了修复,”她很快地喃喃自语道,但并非毫不客气。


“不是另一个。和之前那个一样,“T'Challa看着她扫描仪的结果,提醒他。两根断掉的肋骨。肺部被穿刺。左尺骨骨折。躯干下部轻度裂伤,轻微失血。尽管紧急但没有超出他们的能力范围。


“——你治疗过很多的白人吗?”Ross用嘶哑的声音说道,但他们俩都无视了他。


“他会好起来的,”Shuri说,出于某种原因不是向Ross本人,而是向T'Challa致意。她的眼睛比之前平静了;她现在到她熟悉的领域了。 “他需要尽快得到治疗。把医疗台放回原处,好吗?“


他站起身来,Ross的眼睛追随着他。


“对不起,我们花了这么长时间才到这里,”T'Challa转身时听到Shuri这样低声地说。他的心在骄傲和内疚中起伏不定。因为悲伤和考虑人生,他过度的分心了。他们都是。他们都忘了。他也忘了。什么样的国王会忘记像Ross这样的人?什么样的朋友,什么样的男人能做出这样的事?


“花了很久吗?”Ross尽可能温和的问道。这样的话,T'Challa几乎一听就痛。“我真的没感觉到。可能是因为我失去意识了好一会儿吧。“


“我还是,非常非常的很抱歉。你会好起来的,Agent Ross。你的伤势很容易治疗。“


“你有那种科技,能在一天内之治愈好子弹穿透脊柱的那样的伤。断几根肋骨我没什么好担心的。“


“准备好了,”T'Challa说道,他的声音有点艰难。


“好的。”Shuri拿起担架,用手将它两端拉开,在它们中间有蓝色的等离子带。她将两端拉道前方,直到横梁和Ross身高一样长,然后将它穿过它的身体。Ross在担架穿过他时长大了眼睛,它完全是无形的,但是一阵电流从他那混乱的金发上升起。按下按钮时,Shuri将从他身下激活担架。


“哇,”当担架在Ross身下变得坚实,开始慢慢地起身并盘旋时,他这样感叹道。Shuri缓缓地将他从翻倒的工作台下面引出来,并将他拖到T'Challa已经准备好的医疗台上。


“你们……有最酷的东西,”Ross说,他的身体疲惫不堪,眼睛和笑容却几乎是带着一种孩子气的惊奇,明亮而耀眼。


“是的,我们的确是这样。”T'Challa说, “这不会花很长时间,特工埃弗雷特。你的痛苦很快就结束了。”


“这听起来……有点不吉利。”


“别理他,”Shuri说。 “他对病人的临床态度总是很糟糕。”


T'Challa瞪了她一眼,嘴角抽搐着。 “你会没事的,”他是对Ross说的,这次真的更令人安慰了。


“我知道,”Ross说道。他看着T'Challa,“我相信你。”


Ross言辞中的某些温柔的东西让T'Challa愣住了,回想一下。他突然间觉得必须要用自己的什么东西来回报Ross的诚挚。


“谢谢你,”他安静地说,“为你今天冒着生命危险,为我的人民而战。“


“不能……让振金泄露出去,”Ross嘟囔道。“至少不能像Killmonger计划的那样。很多无辜的人可能会死去。不只是瓦坎达的百姓。“T'Challa缓缓地点了点头,Ross眼中闪烁的光芒开始变得揶揄。“但是……无论如何这件事都会被阻止的。⑫我欠你的……陛下。你把我带到这里,救了我的命。”Shuri清了清喉咙,Ross于是笑了起来,他洁白的牙齿上沾染了微微血迹,那个景象使得T'Challa的心剧烈跳动。 “你们俩……如果你们没有把我带到这来,我可能已经死了。“Ross吞咽了一下,苍白的喉咙移动着,“我知道知道这不容易。把我带到这里来……冒着知道你们人秘密的危险。“


“你为了救纳吉亚而中弹,”T'Challa严肃地说。 “我可以——我不会让你死。至少不是当我能救你的时候。”奥科耶的抗议甚至都不是个问题。


Ross在Shuri用注射器刺戳他时畏缩了一下,接着回头看向T'Challa。他的眼睛是那么的蓝,T'Challa心想,就像那天清晨仪式上的瀑布。


“我……明白了,”Ross慢慢地说。那双眼睛在短暂的眨眼后闪烁。“嗯。只是本能的反应。“他的声音里有一些东西让T'Challa皱起了眉头,想知道自己是不是说错了。Ross没有发觉到自己的英雄事迹吗?或者是——哦。


“你是个好人,Everett。无论如何我都会救你。不管那天你是否跳起来挡在纳吉亚面前。”


他就是这个意思。当这个男人再次眨了眨眼睛,抬头惊讶地望着他的时候,T'Challa知道Ross也已经明白了。


“当我认为巴恩斯该为我父亲的死亡负责时,你帮我追捕了他。你帮我捕捉了克劳。你救了Nikia的命。而你又冒着生命危险去拯救无数生命,帮我夺回瓦坎达。”T'Challa笑了。 “Shuri和我只是非常感谢,所以再一次治疗你。”


“究竟是谁在做这件事?”Shuri问道,T'Challa毫不掩饰地耸耸肩。 “你应该很快就会感觉到麻醉,Agent Ross。”


“噢,已经感觉到了,”Ross说,他的蓝色眼像玻璃似的慢慢透明,微笑也渐渐松弛,“非常好,非常好。谢谢你们。“他看向T'Challa,“陛下。”


“现在好好睡一觉吧,Agent Ross,”T'Challa说道,一脸愉悦的笑容略过男人的脸, “当你醒来的时候,你就会感觉身体恢复如常,十分健康。”


“这听起来很不错,陛下,”Ross喃喃道。他发出满足的、困倦的声音,T'Challa和Shuri在他面交换了一个笑容,Ross的眼睛颤抖着闭上,Shuri轻轻地移动着小特工的手臂,将它伸直以便她可以开始修复他身上的伤。她的眼睛从工作中上移到了T'Challa,歪了下头,她示意他,“他有我就行。你可以走了。”


T'Challa犹豫了一下,看着睡着的小特工,感觉自己正在由内而外的抗拒着离开他的这个想法,而他妹妹正在盯着他。“他醒来的时候我会去接你,但几个小时之内不会。在我们的母亲被冻僵之前去Jabari山上把她带回来,成吗?“


他叹了口气, “好的,妹妹,”他说,并且眼睛在小特工身上徘徊了一会儿,转身离开。他很快就会回来的。Everett醒来之后,他有些事要和他谈。


Erik是对的。 瓦坎达无法永远隐藏自己的技术和权力。他有责任保护他的人民。无论他们在哪里。当他有资源可以帮助他人时,他不能让人们受苦。


瓦坎达将不再生活在恐惧之中。正相反,它将从阴影中走出,而T'Challa完全知道他想从哪里开始进行。


 


但他需要帮助。






(以上第一章第一部分)


TBC











【注零】标题Strange bedfellows偏向于政治概念,例:Politics makes strange bedfellows. /政治常制造一些奇怪的同床异梦者。


【注一】原文:In Killmonger's wake


直译是在杀人魔苏醒之后,提恰拉开始了他的计划;参考下文堂弟没有复活,译者偏向于采用in the wake of的方式来翻译成紧紧跟随;随着…而来;作为…的结果。


【注二】原文:He holds the body that used to house his cousin close to his chest


本句译者存疑,He holds the body that used to be his cousin;He houses the body that used to be his cousin;He holds the body and houses his cousin;He holds the body that used to be in his house······译者都能读懂,原句作者真的没太读懂。


【注三】原文: goes to the surface,and carries Erik across the ground


译者对整个三段小句的翻译层次存疑,对carry...across的含义存疑。译者更倾向于理解为:豹帝乘上电梯,顺着电梯上去后到达一个平面,他抱着Erik从平面的这一端走向另一端。


【注四】译者倾向于用文艺方式阐述本句。


【注五】原句:They bury him with their ancestors, with the fathers and mothers of his father's kin. Of Erik's kin.


译者直译始终理不顺这个层次。


【注六】原句:They cover his body with Wakandan dirt, and T’Challa blesses the earth that falls upon it. 


译者还是理不顺后半句这个层次,怎么讲都别扭的要命【不活了】


【注七】原句:He beats her dashing from the ship


句中的beat和dash是关键,译者结合语境倾向于豹帝超过了开飞船的妹妹,激动的跳了下去——beat:战胜;超过、优于;赶在…前头(或报道、完成、到达等)——译者当然不确定。


【注八】原句:T’Challa can see a dark spot blooming in the low grey of his Wakandan jumper, just above his right hip.


似乎可以理解成衣服上有个黑色的小孔(子弹穿过的痕迹)、透过衣服仿佛看到的黑色淤血(可能性超小)、透过衣服渗透出来的血迹形成的黑色印迹(译者倾向于)……是译者直觉。


【注九】和下文的“嘘”不属同一单词,第一个hiss——嘶嘶的的声响,可表反对,声音可大可小的那种,可传递压倒嘲弄驱赶等情绪;第二个shush——闭嘴安静别出声儿。


【注十】原句:Ross asks, voice ashy and cracked. His blue eyes flicker open, settle dazedly on T’Challa’s own.


拆分单词理解都很简单,合在一起译者实在说不顺畅,意译+联想xN


【注十一】原句:“ That counts as moving.”


译者是根据上下文猜测的,不确定。


【注十二】原句:“ But...would have done it anyway.”


译者是根据上下文猜测的,不确定。


评论

热度(288)